帐号: 密码: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

不区分大小写,换一张

知信通  >  司法案例 > 正文

陈桂荣等与蔡泽平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上诉案

更新时间:2016.04.22

【案由分类】: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
【案件字号】:(2012)高民终字第4502号
【上诉人】:陈桂荣,黄士成,
【委托代理人】:潘少毅,广东正治律师事务所
【委托代理人】:刘洪峰,北京市汉衡律师事务所
【委托代理人】:王森武,北京市汉衡律师事务所
【被上诉人】:蔡泽平
【委托代理人】:李晓春,广东广大律师事务所北京分所
【审判人员】:李燕蓉、孔庆兵 、马军
【审理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理程序】:二审
【审结日期】:2012-12-18
【文书性质】:民事判决书

【摘要】:在陈桂荣等与蔡泽平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中,蔡泽平以陈桂荣等侵犯其外观设计专利为由提起诉讼,一审法院经过审理判决陈桂荣、黄土成停止侵犯蔡泽平专利权的行为,并分别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蔡泽平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三万元和一万元。陈桂荣与黄土成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展开案例地图

二审

原审认定:

一、陈桂荣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本专利的行为;二、黄士成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本专利的行为;三、陈桂荣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蔡泽平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三万元整;四、黄士成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蔡泽平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一万元整;五、驳回蔡泽平的其他诉讼请求。

原审判决内容:

一、陈桂荣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本专利的行为;二、黄士成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本专利的行为;三、陈桂荣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蔡泽平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三万元整;四、黄士成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蔡泽平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一万元整;五、驳回蔡泽平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

蔡泽平

上诉人:

陈桂荣,黄士成,

上诉理由:

陈桂荣:被控侵权产品并非荣达丰厂所生产,陈桂荣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黄土成:其销售的玩具车与本专利外观设计有诸多不同,并且其销售的玩具车有合法来源,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辩称:

二审争议焦点:

1. 陈桂荣在未经蔡泽平许可的情况下,生产与本专利外观设计相近似的被控侵权产品,黄士成在未经蔡泽平许可的情况下,销售与本专利外观设计相近似的被控侵权产品,二人是否侵犯了蔡泽平的外观设计专利权;2. 如构成侵权,一审判决确定赔偿额是否适当。

二审查明:

1. 名称为“玩具遥控翻斗车(9028)”的外观设计专利(即本专利)由蔡泽平于2007年2月9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申请,于2007年9月19日被授权公告;2. 2011年3月2日,蔡泽平的委托代理人杨家睦将其签署的《告知函》及附件——本专利外观设计证书、专利号为200920145908.6改进的翻滚玩具车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注册号为7321671“特技之星acrobatic star”的注册商标证书,寄给黄士成,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就邮寄上述函件的行为进行了保全,并制作了公证书;3. 2011年4月11日,蔡泽平的委托代理人李晓春以六十元的价格购买了“翻斗车”(即被控侵权产品)一盒,现场付款后取得发货单一张,并有公证处对上述过程进行了公证。

二审认定:

1. 陈桂荣在未经蔡泽平许可的情况下,生产与本专利外观设计相近似的被控侵权产品,黄士成在未经蔡泽平许可的情况下,销售与本专利外观设计相近似的被控侵权产品,均侵犯了蔡泽平依法享有的外观设计专利权,均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2. 蔡泽平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因陈桂荣、黄士成的侵权行为而遭受的实际经济损失,亦未提供证据证明陈桂荣、黄士成的违法所得。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本专利的权利性质、被控侵权行为的情节、持续时间以及陈桂荣、黄士成的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确定本案的赔偿数额并无不当。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九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第一款第(一)项。

+展开裁判文书

【裁判文书全文】: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高民终字第450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桂荣。
  委托代理人潘少毅,广东正治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黄士成。
  委托代理人刘洪峰,北京市汉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森武,北京市汉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蔡泽平。
  委托代理人杨家睦,广州新诺专利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专利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李晓春,广东广大律师事务所北京分所律师。
  上诉人陈桂荣、黄士成因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一中民初字第363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10月11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
  蔡泽平为名称为“玩具遥控翻斗车(9028)”的外观设计专利(即本专利)权的专利权人。由蔡泽平于2007年2月9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申请,于2007年9月19日被授权公告,专利号为ZL200730048110.6。汕头市澄海区荣达丰塑料厂(简称荣达丰厂,业主系陈桂荣)是被控侵权产品外包装上的生产者。黄士成是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259号天意新商城主楼4楼1道57/59/61号的经营者。2011年4月11日,蔡泽平的委托代理人李晓春在上述商铺以六十元的价格公证购买了“翻斗车”(即被控侵权产品)一盒,现场付款后取得发货单一张。经查,被控侵权产品与本专利构成相近似的外观设计。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蔡泽平系本专利的专利权人,有权就他人未经许可以法律禁止的方式实施其专利的行为提起诉讼。
  本专利名称为“玩具遥控翻斗车”,被控侵权产品也是玩具遥控翻斗车,二者属于相同产品,可以进行相近似性对比。经对比,二者的不同点仅在于车体上部的驾驶舱盖是否平滑,驾驶舱舱体内的装饰物,轮毂材质以及车身图案不同。此外,尽管车体颜色不同,由于本专利并不保护颜色,故颜色并非二者差别。就被控侵权产品与本专利的整体而言,二者的不同之处均属于细微的差别,不会给产品整体外观带来显著区别,二者的上述差别不足以影响到两个产品整体外观的近似性,一般消费者容易对此产生混淆。因此,被控侵权产品与本专利构成相近似的外观设计。
  陈桂荣在未经蔡泽平许可的情况下,生产与本专利外观设计相近似的被控侵权产品,黄士成在未经蔡泽平许可的情况下,销售与本专利外观设计相近似的被控侵权产品,均侵犯了蔡泽平依法享有的外观设计专利权,均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鉴于停止侵权足以制止陈桂荣、黄士成的侵权行为,蔡泽平提出的销毁库存侵权产品、侵权产品包装宣传材料和专用模具的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数额,由于蔡泽平未就其因本案侵权行为所受经济损失或陈桂荣、黄土成因侵权行为的获利数额提供证据,故将综合考虑本专利的权利性质、被控侵权行为的情节、持续时间以及陈桂荣、黄土成的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酌情对赔偿数额予以确定。鉴于蔡泽平没有提供证据证明陈桂荣、黄土成之间具有共同侵权的故意,故蔡泽平关于陈桂荣、黄土成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主张不能成立,不予支持。蔡泽平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陈桂荣、黄土成应当一并予以赔偿。
  综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陈桂荣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本专利的行为;二、黄士成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本专利的行为;三、陈桂荣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蔡泽平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三万元整;四、黄士成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蔡泽平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一万元整;五、驳回蔡泽平的其他诉讼请求。
  陈桂荣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三项,改判驳回蔡泽平的诉讼请求,其主要上诉理由为:被控侵权产品并非荣达丰厂所生产,陈桂荣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黄士成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蔡泽平的诉讼请求,其主要上诉理由为:其销售的玩具车与本专利外观设计有诸多不同,并且其销售的玩具车有合法来源,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蔡泽平服从原审判决。
  本院经审理查明:
  名称为“玩具遥控翻斗车(9028)”的外观设计专利(即本专利)由蔡泽平于2007年2月9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申请,于2007年9月19日被授权公告,专利号为ZL200730048110.6,本专利授权公告的视图包括主视图、后视图、左视图、右视图、俯视图、仰视图、立体图等七幅视图。
  2011年3月2日,蔡泽平的委托代理人杨家睦来到广州市署前路邮局,将其签署的《告知函》及附件——本专利外观设计证书、专利号为200920145908.6“改进的翻滚玩具车”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注册号为7321671“特技之星acrobatic star”的注册商标证书,以“全球邮政特快专递”的方式寄给黄士成(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259号北京天意新商城4楼1道57-59-61号)。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就邮寄上述函件的行为进行了保全,并制作了(2011)粤穗广证内经字第20546号公证书(简称第20546号公证书)。
  2011年4月11日,蔡泽平的委托代理人李晓春在位于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259号北京天意新商城四楼1道57-59-61号商铺以六十元的价格购买了“翻斗车”(即被控侵权产品)一盒,现场付款后取得发货单一张。北京市方圆公证处的公证员对上述购买过程全程进行了公证,并对所购商品进行了拍照。其后,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就上述公证购买行为制作了(2011)京方圆内民证字第03437号公证书(简称第03437号公证书)。第03437号公证书所附被控侵权产品的外包装上载有“火星探索者 翻筋斗赛车”、“NO.9811”的字样,该外包装上显示生产厂家为荣达丰厂,厂址为汕头市澄海区莲下镇北湾后历港工业区,被控侵权产品系遥控玩具。
  蔡泽平为公证保全邮寄行为支付了550元公证费,为公证购买被控侵权产品支付了570元公证费,并为本案支付代理费6000元。
  在原审法院庭审过程中,原审法院组织各方当事人对被控侵权产品与本专利进行了现场勘验。被控侵权产品与本专利相比,二者的相同点主要在于:1、本专利与被控侵权产品均有四个宽大的轮子和位于顶部的小轮子,车体的主体上部是透明的驾驶舱舱体,舱体前窄后宽,舱体内有两个座位的驾驶座,驾驶座后面是封闭的空间。2、与透明舱连接的车体下部是不透明的外壳,外壳上分布有一些图案。3、车体主体的后部有两个凸起,车体主体的前面有一个接近球形的凸起。二者的不同之处在于:1、本专利车体上部的驾驶舱盖主体呈平滑的过渡,而被控侵权产品车体上部的驾驶舱中上部有凹槽设计。2、被控侵权产品驾驶座后面多了一个中部略向下陷的圆盘状设计。3、轮毂材质不同。4、车体下部外壳两侧、前脸分布的图案不同。
  为证明被控侵权产品并非荣达丰厂生产,陈桂荣提交2008年12月29日北京中轻联认证中心向荣达丰厂颁发的《中国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复印件,其中涉及“电动玩具遥控车系列NO.9811”产品型号。同时,陈桂荣还提交了一页彩色打印件,页面右下角标注了“NO.9811”字样,其中显示的产品外观与本专利不同,另外从显示的产品包装及产品本身看,其上并没有NO.9811的字样。蔡泽平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以及与本案的关联性均不予认可;黄士成对上述证据与本案的关联性不予认可。
  另查,荣达丰厂在汕头市澄海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的经营场所是汕头市澄海区莲下镇北湾后历港工业区。
  在原审法院庭审过程中,黄士成主张被控侵权产品与本专利的区别还包括车体颜色不同。
  上述事实,有蔡泽平提交的外观设计专利证书、本专利授权公告文本、专利登记簿副本、第20546号公证书、第03437号公证书、公证费发票、代理费发票、陈桂荣提交的认证证书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产品。”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简要说明可以用于解释图片或者照片所表示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本案中,第03437号公证书所附被控侵权产品的外包装上载有“火星探索者 翻筋斗赛车”、“NO.9811”的字样,该外包装上显示生产厂家为荣达丰厂。尽管陈桂荣提交了《中国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复印件,以及标注NO.9811字样的彩色打印件一张,在蔡泽平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的情况下,仅凭上述证据不足以认定彩色打印件与认证证书具有唯一对应性,且认证证书中涉及的NO.9811型号的产品外观,就是后附的彩色打印件中显示的产品的外观。因此,陈桂荣主张被控侵权产品系他人套用荣达丰厂3C认证的产品,其并非本案适格被告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陈桂荣在未经蔡泽平许可的情况下,生产与本专利外观设计相近似的被控侵权产品,黄士成在未经蔡泽平许可的情况下,销售与本专利外观设计相近似的被控侵权产品,均侵犯了蔡泽平依法享有的外观设计专利权,均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蔡泽平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因陈桂荣、黄士成的侵权行为而遭受的实际经济损失,亦未提供证据证明陈桂荣、黄士成的违法所得。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本专利的权利性质、被控侵权行为的情节、持续时间以及陈桂荣、黄士成的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确定本案的赔偿数额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陈桂荣、黄士成的上诉主张及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三千五百元,由陈桂荣负担二千六百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由黄士成负担九百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六百元,由陈桂荣负担五百五十元,由黄士成负担五十元(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李燕蓉

代理审判员:孔庆兵

代理审判员:马军

2012年12月18日

书 记 员:郭雪洁

【评析】:

    一、我国专利法中外观设计专利的保护范围及权利内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59条第2款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简要说明可以用于解释图片或者照片所表示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由此可见,是否构成外观设计侵权主要根据申请专利中的图片或照片为标准,对其进行相似度的对比(当然,并不要求被控侵权产品与专利产品完全一致)。并且,这需要具有真实性和关联性的证据佐证。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11条第2款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产品。”可见,专利权人享有的重要权利——专利实施权包括制造权、使用权、许诺销售权、销售权和进口权,专利权人可以积极行使这些权利,也可以禁止他人未经许可行使这些权利。

    本案中,陈桂荣与黄土成在未经蔡泽平许可的情况下,分别生产和销售了与蔡泽平拥有外观设计专利的产品十分近似的产品,侵犯了蔡泽平的制造权和销售权,构成对其专利权的侵犯。

    二、专利侵权的损失赔偿的计算: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56条规定,侵犯专利的赔偿数额可依次有几种计算方法:

    1.依照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可以根据专利权人的专利产品因侵权造成销售量减少的总数乘以每件专利品的合理利润之积计算);

    2.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依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可以根据该侵权产品在市场上销售的总数乘以每件侵权产品的合理利润所得之积计算);

    3.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

    在依前三种方法计算侵权赔偿额时,应当包括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例如律师费、公证费、调查取证费和交通费等。

    4.法定赔偿,即上述三项都难以确定的,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本案中,由于蔡泽平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因陈桂荣、黄士成的侵权行为而遭受的实际经济损失,亦未提供证据证明陈桂荣、黄士成的违法所得,本案中又没有说明有专利许可,因此也没有使用费可供参照,因此,法院最后依法适用法定赔偿计算损害赔偿额。  (评析人:王晓红)

【本案由以下人员审核编订】 周贺微
【本案供稿人】 ssfwwei我来供稿